菜单导航

多少表面光鲜的都市人每天靠心理咨询生活

作者: 天天作文网 来源: 未知 发布时间: 2021年09月06日 19:13:06

  人民日报曾发布调查数据,近七成都市人长期处于负面情绪中,目前与情绪有关的疾病已达 200 多种,在所有患病人群中,70% 以上都和情绪有关。《2017 中国城镇居民心理健康白皮书》通过对全国约 112 万人的心理健康分析,显示中国城镇居民心理健康状况不容乐观,目前 73.6% 的人处于心理亚健康状态,存在不同程度心理问题的人有 16.1%,而心理健康的人仅为 10.3%。

  社会心理学家克里斯托弗 · 拉什(Christopher Lasch)曾提出,当人们在面对极不稳定,难以预料的环境时,往往会选择退守 内心堡垒 。通过关注自己的心理健康和幸福状态,才能重新振作起来,抵御外界的变化带来的影响。我们采访到了一些 靠心理医生支撑每一天 (积极自救)的故事,想跟你分享。

  2010 年春节,大学毕业前夕,我开始接受心理咨询。当时出现了强迫性思维,觉得自己会心跳失控而死去,症状持续了一个多月后,开始失眠无法入睡。因为问题超出了常人的认知范畴,惶恐之下,我主动跟家人提出去离家最近的大城市深圳,找 心理医生 。

  当时在我的认知里,医院以精神科为主,心理咨询师如果觉得我的情况比较严重需要开处方药,会建议我去医院。所以我选择先咨询,在咨询的时候也确实问过心理咨询师需不需要去医院这个问题。心理咨询中心是我自己在网上搜索的,通过他们的简介来判断其专业性,最后确定了一家,提前打电话联系的。

  还记得,那家咨询中心在一个小区的居民楼里,布置得很温馨,暖色灯光,放着轻音乐,接待的姑娘也很温柔,给当时惶恐的我带来了一丝安心。我本身就对心理学感兴趣,高考志愿也一度想过要报心理学,很相信这是门科学,但同时也为 心理治疗 会怎么起作用感到忐忑。咨询师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,点缀着白发,看着很慈祥,我毫无保留地对他开始了 病情阐述 。

  当时的我,好像被无法理解的 强迫症 逼到了墙角,被迫在自己那片顽固的思维围墙上打了个洞,却因此看到了更大的世界。但同时,生活对我来说依旧是在泥潭里挣扎,不动吧,会沉下去,动吧,用力不对,有时候会沉得更快,所以人生真的很难。这种 顿悟 让我看到了问题,但是这只是解决问题的开始。

  过去十年里,我见过 6 个咨询师,累计咨询时长几百个小时。但心理咨询对我来说依旧是个 黑箱 ,这是我最大的感受。它是我走投无路下的救命稻草,是我脆弱时的支持,是我孤独中的陪伴,可我说不清楚,它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,我想可能是因为 人 这个东西实在是太复杂了。

  大体上来说,我的生活是越来越放松,越来越自由的,这里面有心理咨询很大的功劳。在我感觉自己走投无路,或者撑不下去的时候,它总会在那里等着,给到我最起码的陪伴。

  当然,心理咨询也不是什么乌托邦,作为督促你成长的手段,它本身就不会是很好的体验,如果咨询让你很享受,那倒是要怀疑他是不是在 留客 。分辨这些不好的体验,也是成长很重要的一步,一个是尊重自己的感受,二是理解发生了什么。

  我的亲人因为亲眼目睹我遭遇了这么可怕的 强迫症 ,在进行了心理咨询后居然神奇地恢复如常,所以他们在遇到问题的时候,也愿意尝试这种方式。但是大部分朋友都没办法讲这件事,不仅是亲密度的问题,也有他们对这件事的接受度。

  有尝试推荐过给一个朋友,但是他崩溃的时候,宁可跑到安定医院拿药,也不愿意咨询。我本来以为是 80 后对这件事的接受度太低的缘故,后来了解到,对 90 后来说也不容易,情况并没有显著改善。在大众眼里, 心理咨询 等于 不正常、弱小 ,特别是对于男性来说,这个帽子更难被摘掉。

  最初我感觉自己 不太对劲 ,是身体上的。经常疲惫不堪,浑身无力,没有食欲,加上本身有肠胃炎的问题,导致我一紧张焦虑就会呕吐胃痛。慢慢地,状况发展到我甚至在半夜无意识地走上天台,在开车的时候突然往路边撞去。

  这种情况让我很害怕,无奈之下我鼓起勇气告诉了家人,想要寻求帮助。一开始他们认为我夸大了情况,觉得 这么年轻能有什么问题,都是自己想太多 ,但还是陪我去了体检中心。

  记得那天,当我向医生提出想检查自己是否患有抑郁症时,那个医生看着我,露出了一个我永远也忘不了的嘲讽微笑。当时我心里就像被针扎一样,瞬间全身都麻掉了。我强忍下情绪,要求医生让我做了心理健康测试,检查结果显示,我是重度抑郁。

  当时医生建议我服用药物,出于担心药物产生依赖性的原因,我选择了看心理医生的方式(编者注:请勿随意效仿)。我开诚布公地和他聊了一些自己压抑了很久的情绪,比如原生家庭带给我的困扰,创业时遇到的麻烦等等,感觉就像 倒垃圾 一样。幸好他是一位很好的倾听者。

  医生告诉我很多来咨询的人其实都非常优秀,因为他们对自己的要求太高了才导致出现了抑郁的情况,他提醒我要学会和自己友好相处。我很感谢心理医生对我的开导和帮助,现在我的情况好了很多,已经不再专门去门诊进行治疗。

  我在和心理医生谈话时也聊到,现在大环境对抑郁症的误解,让很多真的得了抑郁症的人没有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。心理疾病其实就如同感冒发烧,在无法自愈、不舒服的情况下,都应该寻求专业途径处理,这样才会让我们好起来。

  我诊断出重度抑郁到现在已经快两年了,一直持续着每周一次的心理咨询,是 1200 元一小时,目前也还在继续咨询中。最初我去医院诊断治疗过,服用过药物,但觉得药物对我的帮助不大,加上了解到身边有一些朋友通过心理咨询治好了焦虑症,所以我选择了心理咨询。

  事实证明,它对我确实更有效。接受心理咨询后,常常给我一种爽到 升天 的感觉。在咨询过程中,我能感觉到我的治疗师总是无条件地关注我,这种感觉真的很好。她会很耐心地听我倾诉,给我的反馈也让我觉得她是很共情的,这种被理解的感觉帮助我缓解了很多不开心。

  虽然,现在大家越来越正视心理健康问题是个好事,但这也一定程度显示了当下社会人际关系的疏离。

  就如 @奔跑的浪 所言,对他来说,心理咨询如同一种有偿的社会支持。 如果现在我有真心支持我的家人朋友,建立了稳固的社会支持关系,相信我对心理咨询的需求会大大降低 。

  由于国内已经取消了心理咨询师资格证书(已获证者仍有效),目前市面上这类的服务鱼龙混杂。曾爆出有不良咨询师为一顾客服务,四年收费 40 万。@奔跑的浪 也告诉我们,在他的咨询过程中,有碰见过咨询师表示对他的情况无能为力,拒绝继续咨询的;碰见过咨询师为了留客,拒绝他提出 结束咨询 要求的;还碰见过咨询师比他更焦虑不安的;还曾有一个咨询了上百次的咨询师,在结束的时候,跟他说, 不知道为什么,我一直觉得很难跟你共情 。他当时觉得深受打击,同时为自己的钱包默哀了三分钟。

  想提醒大家,如果碰到不专业的咨询师就勇敢换掉。大家在寻求帮助时尽量选择正规渠道,小心分辨。